一份“天堂文件”引发的血案 | Facebook与俄罗斯寡头们不得不说的资本轶事

2017-11-08 09:00 稿源:猎云网  0条评论

一份“天堂文件”引发的血案 | Facebook与俄罗斯寡头们不得不说的资本轶事

目前,俄罗斯方面的公司均否认他们的投资带有政治目的性。

Russia funded Facebook and Twitter investments through Kushner associate

俄罗斯投资FacebookTwitter,政治目的性占几何?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11 月 8 日报道 (编译:小白)

编者注:当地时间 11 月 5 日,一份被称为“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的财务报告遭曝光,揭露了数以百计知名公司和个人的离岸利益。

根据最近泄露的文件显示,两个与普京有密切关系的俄罗斯国家机构通过贾德·库斯纳(Jared Kushner)的公司大额投资Twitter和Facebook。

俄罗斯科技巨头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是这些投资背后的主要人物,他也持有库斯纳联合创办的公司的部分股份。库斯纳,众所周知,是现任美国总统的女婿,也是白宫高级顾问。

这些披露的信息很有可能在俄罗斯设法影响美国政治,并通过社交媒体左右去年总统大选等问题上再掀波澜。同时,大众对社交媒体和库斯纳的质疑亦将再次出现。

小布什政府时期的驻俄美国大使兼克林顿政府时期的驻北约大使亚历山大·弗什博(Alexander Vershbow)表示,俄罗斯国家机构经常被用作“普京玩弄大众的政治工具”。弗什博还说道:“这也显示了莫斯科企图扰乱美国民主和大众的企图。显然,这背后有一个更大的阴谋,即使普京嘴上不承认。”

根据米尔纳的说法,投资资金均来自俄罗斯外贸银行(VBT)和俄罗斯天然气公司(Gazprom)旗下的投资机构,而Facebook和Twitter对该资金来源并不知情。目前,库斯纳的发言人拒绝评论。

文件显示, 2011 年,VTB向Twitter投资了1. 91 美元。大约同时期,Gazprom Investholding投资了一家非透明离岸公司,随后这家公司又成立了一投资工具,持有Facebook约 10 亿美元股份。

2

从俄罗斯到硅谷

这些投资资金均由米尔纳掌管,米尔纳曾在 2015 年投资过一家纽约创业公司“Cadre”,该公司恰好由库斯纳和其兄弟联合创办。库斯纳一开始加入川普白宫之时,并没有披露他在Cadre持有的股份。

米尔纳曾经通过俄罗斯前总统、现首相梅德韦杰夫主管的总统委员会为俄罗斯政府提供技术咨询。如今,米尔纳居住在加州硅谷,一共投资 70 多亿美元在 30 多家www.pptocx.com公司上,其中包括Airbnb、Spotify和中国零售商阿里巴巴与京东。

在一系列采访中,米尔纳均表示VTB的投资并不足以影响Twitter,以及他并不清楚Gazporm Investholding是否投资购买Facebook股份。米尔纳说,这些投资不过是他的众多投资组合中的极小部分,而且投资那会美俄关系还未曾交恶。

此外,米尔纳否认他跟库斯纳交好的说法。他坚称,他投资库斯纳的公司纯粹出于商业利益因素,并否认两人是好友的说法。他说,他们只见过一次面,去年在美国的一次鸡尾酒会上。“我不参与任何政治活动,也未投资任何政治活动,”他强调。

披露数据显示,美国两大科技公司均获得与克林姆林有着密切联系的俄罗斯机构的大量投资,并暗中为俄罗斯方面利用以影响 2016 年总统竞选活动。美国方面正在严密调查此事,VTB和Gazprom均已入美国黑名单。

虽然米尔纳称投资没有争议,然而披露的内容很有可能会向Facebook和Twitter施压,要求两家公司公开他们在美国大选前后与莫斯科公司的全部往来。

Facebook一名发言人称,Gazprom Investholding购买的股份在Facebook上市后,也就是五年前,已经出售。Twitter的发言人则表示,“根据政策,Twitter对IPO前的所有投资人都进行审查”。

Twitter和Facebook的投资都由米尔纳的投资公司DST Global进行,后者成立于 2009 年。那时,米尔纳曾与俄罗斯寡头Alisher Usmanov联手,后者向DST贡献了大量资金。

3

图:Alisher Usmanov,俄罗斯首屈一指的富豪,控制了Facebook10%的股份。

投资Facebook和Twiiter在当时是正常之举,并且结果也表明投资收益回报巨大。据估计,Usmanov的 2 亿原始股为他最终带来 10 亿美元收益,他于 2013 年 9 月抛售了所有Facebook的股份。但是,俄罗斯主要银行业在持有Twitter的部分股份,却是公众之前未曾知晓的。

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跟米尔纳私交甚好,甚至, 2011 年末扎克伯格还参加了米尔纳在加州举办的婚礼。同时,俩人分别是对方慈善机构的顾问,并且关系甚密。

米尔纳的一名友人透露,米尔纳自普京 2012 年上台担任总统后就离开了莫斯科,此时的俄罗斯越来越弥漫出专制的气息。自 2014 年之后,米尔纳一直与家人生活在美国。

4

米尔纳表示,作为一家管理投资公司,DST Global对其投资决策具有完全自行决定权。他说,和其他投资管理者一样,他并不会向DST Global投资的公司透露其背后投资方的身份;同时,他也仅对公司的投资方如VTB等,提供关于投资的基本更新信息。

米尔纳在上个月的某次采访曾简短地提过VTB在Twitter投资中扮演的角色。但是,莫斯科到底是因为政治因素投资Facebook和Twitter,还是仅仅为了赚钱而投资,我们很难辨别。熟悉内情的信源告诉我们,Facebook在 2012 年IPO之前,曾对俄罗斯投资进行过严谨的内部审核,然而并没有得出任何实质性结论。

Karen Vartapetov表示,俄罗斯政府对“VTB的战略和商业计划有着强大的影响”,即便有的投资未必有利可图,“VTB在政府政策的制定中也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包括执行某些利润较少但对社会影响较深远的任务。”

俄罗斯方面利用Facebook和Twitter来左右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是FBI和国会调查的一大主因。Facebook发现,其网络上有 3000 多条广告和 470 多个虚假账户由匹茨堡的一个“恶意帖子发布工厂”制造。具体的细节已经呈交国会和特别检察官Robert Mueller。Mueller目前正在调查川普竞选与莫斯科之间的所谓密谋勾结。

VTB与克林姆林关系密切是一点,并且根据分析人员分析,VTB收到的政府津贴也远多于其他俄罗斯银行。同时,VTB与普京的情报机构——俄罗斯联邦安全局也是关系十分密切。银行总裁Andrey Kostin是前克格勃国外情报特工。米尔纳表示自己对VTB与俄罗斯情报机构之间的联系并不知情。据悉,VTB曾投资Twitter45%的股份。

在一封邮件中,米尔纳的发言人说:“尤里·米尔纳从未受雇于俄罗斯政府。”米尔纳自己也声称他从未跟梅德韦杰夫或任何其他俄罗斯部长谈起过社交媒体,而他跟扎克伯格俩人也不曾讨论俄罗斯利用社交媒体的争端。

“我本人对政治毫无兴趣。”米尔纳在采访中说道。

有好的文章希望迈图娱乐平台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
关闭